来自 女人 2019-04-07 10:07 的文章

曾经的几个项目都失败了

  现在,“王的手创”就是一家拥有众多粉丝、让人喜爱的品牌,为《大鱼海棠》、《你的名字》、《大护法》等众多热门IP设计衍生产品,与中国国家博物馆、颐和园合作,入选造物节108家神店之一。

  嫁接了文化元素和人文情怀的手作产品是有温度的,丹青和饶勇用商业反哺传统,也用年轻的方式让更多人了解了传统文化。

  四年过去,网店的粉丝增至近六十万,单个产品累计评论最多的有三千多条,“王的手创”已然在众多标榜匠心和设计的小众手作品牌中杀出一条路,并拥有了相当的影响力。

  苗族村寨,大部分壮年都到了大城市打工,留下来都是年纪大一些的妇女和老人。她们有着精湛的刺绣手艺,却无法靠此养家。王的手创与这些村寨形成合作,如今已经有1000多位绣娘为其绣制产品。“我们拥有了熟练的绣工,扩大了产能,而她们不离开家乡,也能挣钱。”

  2014年,李宗盛和NewBalance合作的名为《致匠心》的广告火了。人们发自内心的自发传播它,不是因为内容逗趣,而是因为它结结实实的,触动了每个人心底的“匠人精神”。

  虽然在我们眼中丹青和饶勇的创业之路已经有不错的风光了,但他们觉得现在还是处于蛰伏状态。“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安安静静地做产品,我们希望让传统技艺与文化复苏,进入到每个人的家中。”

  饶勇说,市场反响很好,今年的新产品“新生礼”礼盒:一双猪头鞋、一只小布老虎、一个虎头香囊、一条五毒图案口水巾,售价520元。上货第一天就卖了200多份。

  为了覆盖更广泛的人群,饶勇在产品类目上设置了香囊、车挂、饰品、摆件等十余种类别、一百多个产品。“刺绣虽然是小众的,但我们可以把它做成大众的产品,每个人在生活中都能用到。”

  王丹青说,自己不是块做生意的料,“王的手创”能发展到今天,她要感谢两位人,一位是大学导师,一位是她的先生饶勇。

  

曾经的几个项目都失败了

  

  书本上没找到的答案,那就用脚步去寻觅。王丹青很会念书,每年都能拿到奖学金,她用这笔钱游历中国。云南、广西、四川……旅途中有许多美景,认识了各类人,也发生了一些事。在经过一座苗寨的时候,王丹青停了下来,苗族老奶奶手中的刺绣深深吸引住了她。“我开始学习苗绣,一针一线中都是自己喜欢的事情。”大概是因为学习民间工艺专业的缘故,王丹青在学习苗绣上面天赋杰出,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一些门道,并且加入了自己的特色:色彩绚丽,造型Q萌,最显眼的是每一件饰品都用彩线绣上粗粗轮廓。

  

曾经的几个项目都失败了

  “当下文化和社会环境都发生了变化,传统民族元素需要用现代设计去重新解构和演绎。在继承先辈们留传下来的文化技艺的同时,设计出民族性与现代审美相融合的手作品。”

  还被人质疑过“这样的小儿科不会有人买”。在校的时候她和大多数同学一样,马年春节一下子激增的约近百件小马挂饰订单,学习民间工艺专业。也能成为一门生意。”王丹青毕业于贵州民族大学,说实在的,方向是与刺绣有关的生活饰品。开始的时候,顾客不多,让她深深确信:“我的设计有人喜欢,不过,从那年开始,并没有想好毕业之后要干什么。王丹青创立自己的手作品牌“王的手创”也是在那一年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以匠人作为自己的职业和生活目标。这是我的兴趣,

  “不要做自娱自乐的工作室,要做就做品牌化的传统民艺与文化复兴。”饶勇酷爱户外,性格直爽,说话很直接。他坦言,毕业之后一直在创业,曾经的几个项目都失败了。在外人看来,“王的手创”终于是成了。他却说,哪儿呀,这才是刚刚开始。

  在创新设计的同时,王丹青每年都会抽一段时间去贵州继续学习苗绣。这些古老的技法和纹样都是她设计的灵感来源,但却不会照样搬用。

  “王的手创”始终坚持手工刺绣,只靠几十双手早已招架不住巨大的工作量。如何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增加生产力,同时又兼顾成本?这是众多售卖手工制品品牌面临的棘手问题。

  “王的手创”用年轻人也能感受到的方式为每一款产品赋予了文化含意,比如传统节日和文化符号。在端午节,他们一口气出了几十款粽子形状的香囊。还有十二生肖,鼠、牛、虎、兔、龙、蛇、马、羊、猴、鸡、狗、猪都变成了大方头、小尾巴萌萌的胸针。两样东西加在一起可以吗?行,有每个都是三角粽一样十二生肖香囊车挂。